肥肥肥。

蔡澜:

和小朋友喝茶谈女人。 
「我们女人甚么时候开始老,你看得出吗?」小朋友问。 
「看得出。」我说。 
「这么厉害?说来听听。」 
「当她们后颈上的毛脱光了,就是开始老的现象。」我说。


「哇,这也给你看出!」小朋友说。 
「还有一个现象。」 
「快说来听听。」小朋友急了。 
「在她们喝柠檬茶的时候。」我宣布。 
「甚么?女人的年龄和喝柠檬茶有关?」小朋友不相信:「男人喝柠檬茶呢?」 
「女人在喝柠檬茶的时候,喜欢用茶匙拚命把那几片柠檬挤干。这是女人孤寒的本性,男人就不会那么做。当女人做这种剧烈的动作时,露在外面手腕的肌肉就会震、震、震摇动,愈挤得厉害,摇晃得愈显眼,不相信你试试看。」我说。 
小朋友拚命挤面前的柠檬。


「好彩,好彩。」小朋友拍拍心口。 
「总有一天你自己也会看到的。」我说。 
「你怎么那么残忍?」小朋友大叫。 
「不是残忍,」我说:「只要你们接受事实。老,并不是有罪的。一定发生,千万别笑别人老。」 
「所以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女子。」她问。 
「也不一定。」我说。 
「如果我是男人,我也会选年轻的。」小朋友说:「年纪大的女人有甚么好!全身肌肉都松弛。」 
我笑了:「床笫间的事,一下子就做完。情侣还是需要沟通的。有时男人并不是和肌肉做爱,是和头脑做爱。你以后就懂。」



舒克贝塔_summer·LoFoTo:

The Lord of Richmond Park

拍摄过程由于惊扰到了鹿王,咆哮通知同伴,几乎被围攻。

秋天的鹿很躁动,以前来没遇到这么凶悍的咆哮。

鹿王步步逼近,然后对视了有几分钟,我们一动不动,他才走开。

不过还是想说,小伙儿你真俊。


徐嘉靖Justin·LoFoTo:

#千佛之国#DAY13,曼德勒城西南方向有两座古城,一座名为实皆,一座名为因瓦。攻略上都比较推荐实皆,因为有实皆山可以远眺伊洛瓦底江,但是我更推荐因瓦古城。需要坐船到因瓦所在的半岛上,建议乘坐马车游览整个古城,切忌要谈清价格是每小时还是全程。柚木寺还有小和尚在读书玩耍。By Sony α7

逃到西班牙去翘班(十二)

mola很懒:

在曼哈顿旅行,我和小伙伴巧遇一对拉拉在巨大的LOVE前拍婚纱照;在西雅图旅行,我们又看到两对Gay在派克市场拍结婚照;在北海道神宫,我们再次见证一对新人的婚礼。我总爱把不经意间的美好时刻当成吉兆,想沾沾那份喜气。我还真是个幸运儿,这次旅行中又邂逅了一次婚礼,还是传统的宗教婚礼,期间发生的一个意外更让我觉得冥冥之中我是不是也要走运了。


当初只是好奇为什么那么多穿着礼服的美女都向着一个方向行走,相伴的又是很多穿着军装的年轻将士,他们这是要去哪儿?该是有个盛大的宴会或是什么派对吧。巧合地是我们再次路过那个犹太教堂时,发现原来这波人群都聚集到了这儿,这是要有婚礼的节奏么?我们小心翼翼地推开教堂的大门想一看究竟。果然有对新人正站在圣坛前面,接受神父的祝词。默默地在找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,发现周围有不少和我们一样围观的群众。虽然听不清当然也听不懂台上人们的对话,但我想不外乎于“Do you...”“I do!”之类的吧。这会儿语言也不是沟通的唯一手段,就这个仪式本身我们就能揣测台上发生了什么。


我想新郎应该是个军人吧,因为伴郎团都是清一色的将士装扮,绿色的军服显得人格外硬朗,把这个人的精神气儿都承托地外人莫名升起崇拜感。伴郎伴娘团先于新娘新郎来到教堂外列队等候,稍息立正举枪,把之后要迎接新人的仪式彩排了好几遍。终于当新人缓缓走出教堂了,礼花、鸣枪、鼓掌,大家都争相送出最忠诚的祝福。没有围观者或亲人朋友的区别,这时候大家都很融洽的成为一个集体,都想沾一份喜气。




他乡遇故知、金榜题名时、洞房花烛夜,这人生三大幸事都是我们企盼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。照理说,随着年龄的增长,尤其是像我这般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已经增长到顶峰,随之而来应该是身体各项机能下降的年龄段,要么已经成家立业子女及膝,要么也是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。偏偏还有我这样的小众存在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以类聚的缘故,身边最好的朋友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触,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的随遇而安,为什么就不能宁缺毋滥,为什么就要轻言放弃自己曾经的梦想。有谁还记得大学时代的理想,更别说孩童时期的豪言壮语,为了迎合家长或者世俗,随便就定下了自己走向灭亡的道路。我就想把自己通往葬礼的路走地豪迈一点,起码不要和别人看同样的风景;我就想给自己写个华美的墓志铭,只害怕到时候费劲心思写出和别人一样的内容;我不怕孤独终老,就怕活得不尽兴。才子佳人终成眷属,我发自内心的祝福,但也请这个社会对单身狗好一点,凭什么指指点点30岁唤作中年,身体的年龄才是真正的机体年龄。不见得天天熬夜贪吃贪睡从不运动的20几岁就要比50岁来得年轻,生活是种态度,我们做主自己说了算,忍不住相对某些舆论的多管闲事回敬中指,管你P事。


这时候教堂的钟声也响起来了,应景地为新人再添祝贺。我习惯性的想看看这会儿是什么吉时,却诧异的发现手表停在了20点整。秒针在12的数字上摇摆着挣扎着就是不肯往前走,大概是没电了,最坏的状况也就是坏了,谁会为了这点破事忽略眼前的佳人幸事。可是当钟声结束后,秒针莫名其妙地迅速转了一圈后又循规蹈矩地开始走了起来。我有点不知所措,有点遐想是神在努力想把这一刻留住,亦或想尝试和我对话?从古至今,都是我想法设法要让各路大神庇佑我,一遍遍想把自己的祈求告诉神们,是长久的努力得到应验了,今天他要告诉我回馈我什么了么?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节奏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吧。


说到底还是别人家的婚礼,肚子饿了吃饭问题还得自己解决。走到路的尽头,桥边上的一家餐厅吸引了我们的眼光。白色的墙上挂着几个花盆,里面的鲜花装点着略显单调的白墙,下方是餐厅名字的大Logo——Regadera。见餐厅里面还是一片昏暗,有点害怕是不是还没有开门营业。所以当我推门进去后,第一句话就是试探地问小哥是不是已经开张了。小哥微笑着地一句“Sure”让我的辘辘饥肠瞬间看到了希望明灯。但是,随即而来的一句是否预约又让我想心情down到低谷,没有啊,我们只是经过就想进来试试罢了。这更是激起了我对这家餐厅的浓厚兴趣,口味一定很不错吧,那我是一定要在这儿吃上一顿了。所幸的是,小哥看我们飞了半个地球过来,倒也没残忍地拒绝我们,只是告诉我们10点以后有人预约了一个桌位,我们可以在这之前的时间享用晚餐。太棒了,我就是跟美食这么有缘!菜肴固然是意料之中的美味,小哥的服务态度也很不错。在为我们倒红酒前会让我们小似一口,看看是否还合我们的口味。至于我是个酒盲,任何红酒在我喝来都差不多,唯有的区别就是价格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顺便提了令人愉悦的事儿,南方果然是片神奇的大陆,我的智齿终于在经历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冒出芽头,牙好胃好吃嘛嘛香。






晚上,当我们参观完天主教君王城堡(Alcazar de los Reyes Cristianos)的灯光秀后,已经过了12点。再次路过这家餐厅,倒是显得更加热闹了,里面还满满地坐着顾客侃大山品佳肴喝美酒。如果说白天的科尔多瓦是个历史名城,晚上倒是像极了灯红酒绿的不夜城。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河畔小酒馆,都是络绎不绝的人流在饮酒作乐,还有广场上的街头艺术家弹着吉他唱着歌,大家在用最舒适的状态享受无边夜色。